中国是茶的故乡,制茶、喝茶是中国文化的一部分。酒桌上不能喝酒我们会说,以茶代酒,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,可见茶在中国人生活中的重要性。可以说“茶文化”是中华文化的瑰宝之一。

西方国家饮食多是肉类、奶类一些高油腻的食物,吃完后满口流油,所以中国的茶叶一经流入西方便流行了起来。

中国对西方国家出口的茶叶愈来愈多,从18世纪开始,茶叶就取代了丝绸和瓷器成了中英两国中最重要的贸易商品,100年的时间从5万镑涨到了2000万镑,英国已经离不开中国茶了。

茶叶贸易成为了一块肥肉,英国怎么能看着这么一块肥肉,落在中国手里,每年白花花的白银流入中国。

因此英国千方百计地想窃取,早在马嘎尔尼出访中国的时候,就被东印度公司叮嘱留意中国茶叶。结果马嘎尔尼使团返回英国的时候,带走了几株茶树,交给了东印度公司在印度的加尔各答种植。但是东印度公司对种植茶叶不太用心,因为英国人已经习惯了中国茶的口味,对于印度种植出来的这个茶叶不大感冒。而且东印度公司垄断了中国的茶叶贸易,通过中英之间的茶叶贸易就可以赚取大量的白银,何必费心去种植呢。

随着时间发展,英国看着中英正常贸易中大量流入中国的白银,而且这么重要的“战略物资”控制在中国人手里,很是不爽。时间来到了1834年,英国成立了茶叶委员会,专门负责从中国盗取茶树、制茶工人。

将茶叶视为对关外游牧民族的重要武器。对于茶工、茶树流出更是严格不许,甚至连外国人进入茶叶产区都不允许。

1834年,英国的茶叶委员会突然宣布在印度阿萨姆发现了野生茶树,然后就开始培育“印度茶”,种茶是这么容易的?连红茶和绿茶两种茶叶,都认为是在绿茶树和红茶树上种植的,能种出来?所以英国种植的“印度茶”在口感和品相上根本比不上中国茶。

英国还是在印度大规模种植,毕竟动用几个印度三哥种植就可以了,比从中国购买茶叶更划算,因为英国也有穷人,买不起昂贵的茶叶。

不过英国做了两手准备对中国茶树、茶工念念不忘。所以派遣了罗伯特·福琼前来中国盗取。

美国一个电视频道的观点就是,印度大吉岭的茶叶就是福琼,从中国盗取的成果。

福琼是英国一名植物学家,战争后,借着考察的名义前往中国,编撰一本《华北各省三年漫游记》,成为了一名中国通。被英国东印度公司看上,进行史上最大的技术盗窃。

1948年,福琼从伦敦出发,为了更好地完成盗窃任务,福琼让人给他剃光了头发,并戴上一个假辫子,穿上中国特色的丝绸大褂,俨然是一个大清臣民。靠着这个装扮,福琼深入中国内陆的茶叶产区,搜集了大量的茶叶苗和种子,不过第一次盗窃因为不太懂怎么保存运输,大量的种子和茶苗腐烂。第二次采用了新方法,将从福建、安徽、浙江搜集到的苗和种子放到了16个大玻璃柜中带走,与此同时还雇佣了8个武夷山制茶的老师傅,以每月15美元的薪水把他们带去了印度。

最后福琼成功地带回了2.3万株茶苗,1.7万粒种子,在中国制茶师傅和盗取来的全套制茶设备的帮助下,英国“印度茶”开始兴旺。英国作为一个工业国家,采用机器焙炒、揉茶,中国的小作坊人工制作,没能抵得过勇敢机器化制作,竟然使英国茶返销中国,实在可恨。

而50年代以后,清朝茶叶出口逐年萎缩,加上国内出现动乱,财政极度减少,对清政府的国防事业都造成了很大打击。

茶叶对于中国来说,就如同今天可口可乐的可乐配方,如同微软的Windows系统代码,一旦被盗取,结果是毁灭性的。

造纸术,是中国四大发明之一,正是因为有了纸,才使得知识大规模的传播成为可能。传到欧洲后,推动了文艺复兴和宗教改革。纸,对于现代文明的发展起到了巨大作用。

宣纸,早在唐朝时期就成为进贡皇室的贡品,宋元以后,宣城泾县开始使用青檀皮作为原料造纸。用这种树皮制作的宣纸,吸附性强,不易变形,抗老化,防虫蛀,寿命长,历来是文人墨客的最爱。

“纸之制造,首在于料,料用楮皮或檀皮,此生于山石崎岖倾仄之间者,方为佳料。”

1876年,英国借口“马嘉理案”强迫李鸿章签订了《烟台条约》,其中增加了芜湖为通商口岸,芜湖开关后,在英国人管辖的芜湖海关,派了一个商业间谍前往宣城泾县,准备偷取宣纸技术。

不过这次英国人可没那么容易就偷到宣纸技艺,毕竟宣纸不像茶叶,弄几株茶树,找一个制茶工人就可以了,宣纸从选材到制作,要经过蒸、泡、晒、再蒸、再晒等18道工序,100多种操作方法。

日本人对中国宣纸的惦记,由来已久,不过清末以前,中国古代王朝兴盛,中国没有这么“对外开放”,日本也不敢到中国偷取。日本明治维新以后,国力日盛,打起了中国的主意,甲午一战,中国战败,更是沦为世界各国待宰的羔羊。

英国偷师之后的6年,即1883年,一个叫檐原陈政的日本来,化装成中国人来到泾县,想偷学中国的宣纸技术。日本人,不像欧洲人,一眼便可分辨是不是中国人,檐原陈政觉得自己已经学到了宣纸的制作方法,于是回国后写了《清国制纸取调巡回日记》。结果并不如日本的意,宣纸并没有制出来。

1937年7月7日,“七七事变”爆发,日本开始了全面侵华战争,日本又偷偷来到泾县,偷了一些青檀树籽回到日本。

中国有句话“橘生淮南则为橘,橘生淮北则为枳”,中国的青檀树到了日本还能叫青檀树吗?毕竟气候、土壤、水都不一样,一张宣纸,从选材到成品,需要经过300多天的时间,日本的气候跟中国差得太多,日本气候海洋性较强,多雨,不利于晒制,所以日本依然无法制作高品质的宣纸。

1978年,中国实行改革开放,当时中国的外汇储备只有不到2亿美元,为了引进外资发展经济,很多企业对外商考察团毫无保留,总以为自己的技术没啥好保留的,总以为外国人的技术都是高明的,这导致了大量的企业机密丢失,不仅是宣纸,还有其他很多技术被窃取。

改革开放后,日本看到中国对外开放,加强同外国的交流,日本人马上再次行动,间谍化装成考察交流团成员,被泾县宣纸厂热情接待,毫无保留地向日本人展示最机密的技艺,还允许日本人全程拍摄,这样日本人彻底掌握了宣纸技艺。

日本通过偷学中国的宣纸技术,制成的纸张,不要脸的取了个名“日本纸”。而且“日本纸”的产销量居世界第一,不过即便日本复制了中国的宣纸,却无法复制中国的泾县。

在今天,宣纸的技艺已经不是什么秘不示人的技术,但只有在中国泾县的造出来的纸才叫“宣纸”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作者 admin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